<rp id="futpu"><meter id="futpu"></meter></rp>

  • <source id="futpu"><nav id="futpu"></nav></source>

    <cite id="futpu"></cite>
    1. <tt id="futpu"><span id="futpu"></span></tt><ruby id="futpu"></ruby>

        <rt id="futpu"></rt>

        學校網站 ENGLISH

        中國農大教授推出隨筆集 用文字記錄生命“蹤跡”

        中國新聞網 2019年11月28日 報道 瀏覽次數: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1月15日電(任思雨)“文字,是一種記憶的形式,也是一種找回人類自我的媒介?!?1月14日下午,《蹤跡》新書分享會在中國農業大學舉行,作者、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紅艷與在場的師生們分享了她用文字記錄人生中的思考。

        《蹤跡》分享會。中新網任思雨 攝

          《蹤跡》是一本個人隨筆集,作者李紅艷曾擔任編輯記者5年,出國留學5年,如今是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媒體傳播系系主任、教授。她在書中這樣寫道,“專業研究之余的思考,是一種癖好,而隨手寫下思考的碎片,則是一種不可戒掉的文字癮”。

          也是在這種“文字癮”的驅動下,作者于繁忙的工作之外記錄下了自己多年來求學、生活與工作的感悟,《蹤跡》分為上下篇,上篇是作者對于人生的點滴記錄,包含藝術隨筆、對家鄉的情感、以及讀書學習、教書育人時的思考,和游覽國內外博物館、藝術館的感想等等。

          會上,讀者們分享了許多印象深刻的書中段落。例如,在《鄉村教師30年:我的父親母親》中,李紅艷老師在回憶父母教學經歷時反思,“鄉村教育,其本質究竟是什么?……鄉村那些淳樸的情義,理應呈現在鄉村教育中的德性力量,卻逐漸消散了或者被驅逐了”,她想起父母幫學生熱飯菜、調節家庭矛盾、把學生視作干兒子、干女兒的場景,“有時候,我在想,鄉村教師的力量到底在哪里?實在是需要我們每個人好好反思。這種反思關乎著城鄉關系,也關乎著教育的理念與變革問題”。

          再如,由聚餐時的南瓜餅聯想到對家鄉悠遠的懷念,在物質不很豐富的時代,南瓜曾是每日必備的蔬菜,“它像我的兄弟又像我的朋友,合著我的節奏一般地長著”,繼而回憶起全家人一起吃飯的溫馨場景,“它所攜帶的黃土地的色澤和擁有的賢良品格,在我經歷過的每個時段的生活里都留下了無限的痕跡和無窮的創意,并使你幻想著個體歷史和那個時代的溫馨和風情,以及那長滿蘆葦的河岸”。

          李紅艷在序言中寫道:“個體的記憶雖然是活生生的,但通常潛藏在難以描述的狀態中,充滿了私人化的特征。唯有文字描述的生命記憶,攜帶著個體的記憶,積淀著歲月的無情與有情?!?/span>

          她坦言,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文字就像是一種為了完成任務的神秘的代碼,使用這些代碼也不過是為了那些“業績”,至于“業績”和生命感悟有何關系,幾乎是被擱置起來的,甚至是完全漠視的。

          但前幾年,一次生病又康復的經歷讓她的心態發生了轉變,從那一刻開始,她發現在任何時候、任何場所,交通工具上也沒關系,只要拿著一本書,馬上一秒之內就可以看進去,心平氣和,淡定愉悅,文字像是從“代碼”中“回神”,同時“回神”的,還有對于個體生命的重新思考,“要按自己的節奏去面對千變萬化的世界”。

        《蹤跡》 李紅艷 著。

          在書籍的下篇,則收錄了作者從事媒體工作時對多位知名學者的采訪書稿,例如張岱年、季羨林、饒宗頤、鄧廣銘、任繼愈、李學勤、周汝昌、葉大年、馮驥才等等,文筆細膩,感情真摯,其中,對于葉秀山先生的幾篇懷念文章格外感人。

          “看完書,我們看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李老師”,“這是一本能讓人靜下來的書”,分享會上,很多讀者都在第一時間表達了這樣的感受。作家、散文家、中國茶文化學者徐曉村從多個角度評析了《蹤跡》內容,他談到,寫散文重要的并非材料的組合,更重要的是作者的情感、情緒,故曰“氣盛言宜”。

          中國農業大學出版社副總編輯叢曉紅也說道:“能把這些普通事物描寫地如此溫暖有趣,說明作者也是一個很有趣的人,作者這種生活態度很值得學習和效仿?!?)

        中國新聞網2019年11月15日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成长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_亚洲国产高清在线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