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futpu"><meter id="futpu"></meter></rp>

  • <source id="futpu"><nav id="futpu"></nav></source>

    <cite id="futpu"></cite>
    1. <tt id="futpu"><span id="futpu"></span></tt><ruby id="futpu"></ruby>

        <rt id="futpu"></rt>

        學校網站 ENGLISH

        專訪 | 吳常信:育人良師 師之典范

        黨委宣傳部 馬文哲 2020年09月10日 報道 瀏覽次數:

        人物名片:1935年11月,吳常信出生在浙江嵊縣。1953年,這名對生物學感興趣的追夢少年考入北京農業大學,他選擇了畜牧專業。1957年,他本科畢業后留校任教,從此開始了他的教學和科研事業。投身教書育人事業63年以來,吳常信以厚德載物的大師風范,影響和培養了我國動物遺傳學領域的幾代人,造就了一大批學術骨干、行業翹楚。他長期從事動物遺傳理論與育種實踐研究,選種理論、參數估計、“農大褐3號”小型蛋雞培育、豬高繁殖力的基因標記和畜禽遺傳資源保存的理論和技術等研究領域獲得了重要成就,曾多次榮獲國家級科技獎勵。吳常信數十年如一日教書育人,為人師表。1989年,他被評為北京市優秀教師;1991年,榮獲國務院為他頒發的“為發展我國高等教育事業做出突出貢獻”證書;同年被中央五部委聯合授予“全國普通高等學校優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稱號;2004年,獲中國農業大學“師德標兵”稱號;2018年又被授予“北京市師德榜樣”稱號;2020年榮獲中國農業大學“立德樹人卓越成就獎”。

        (點擊瀏覽視頻)

        初秋的農大校園,碧空如洗,暖陽從銀杏樹間灑下,處處蘊藏著收獲的色調。9月9日,在中國農大慶祝第36個教師節表彰大會上,吳常信院士榮獲學校首屆“立德樹人卓越成就獎”。

        新聞中心記者專程采訪了吳常信院士。在親切溫馨的氛圍中,著名的動物遺傳育種學、畜牧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動物科學技術學院教授吳常信接受了記者的專訪。85歲的吳先生,白發皤然,精神矍鑠,一直微笑著與記者交談,雖已年逾八旬,他仍思維敏捷,條理清晰,娓娓道來。

        “講課是一門藝術”

        記者:作為首屆“立德樹人卓越成就獎”獲得者,您對這份榮譽怎么看?

        吳常信:作為一名教師能獲得學校首屆“立德樹人卓越成就獎”,我感覺很榮幸,這個獎項表明從國家到學校對教育工作的重視和期望,我也感到身上的責任更重了。

        記者:1957年畢業分配時您的第一志愿是建設邊疆,但后來您當了老師,會有些遺憾嗎?

        吳常信:畢業分配時,響應國家號召,第一志愿選擇了當時還非?;臎龅暮D蠉u,志在建設邊疆;第二志愿選擇了四海為家的土地勘測設計所,希望能夠踏遍祖國大地,建設農牧場;第三志愿才是留在北京農大。因為學分排名第一,我被安排留校任教。第一個志愿沒有如愿會有些遺憾,但是當了老師以后我就很愿意當老師了,要干一樣愛一樣。

        記者:您的講臺生涯已經延續了63年,第一堂課是不是印象還很深刻?

        吳常信:有印象,因為講的不好才有印象。第一堂課是實驗指導課,1957年我留校任教在學校的實驗站雞場帶學生實習,實習老師也要求上課。記得當時15分鐘就講完了,沒得可講,學生就覺得這么一點東西,平時我們干活的時候講講就行了,那時我就認為上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記者:過了多長時間,您會覺得講課找到感覺了?

        吳常信:講好課關鍵在于用心。為了講好課,當時我把畜牧系所有老師的課都聽了一遍,分析每個老師上課的特點、優點,學習授課技巧,取長補短,然后反復修改我的教案,反復練習,用學生愛聽的語言把課講出來、講生動。大概花了兩年時間,慢慢找到了上課的感覺。但離講好還是有距離。

        記者:您覺得怎樣算是“講好”?講好一門課有什么秘籍么?

        吳常信:所謂講好,就是能夠講的自如、得心應手、對教學材料左右逢源,甚至可以不依賴于教案,還能講的生動。作為教師來說,講課是一門藝術,要下苦功夫、勤學苦練。我們現在強調當老師要有“師德”,這是育人的根本,但同時還應該要有 “師藝”,就是要創新教學的一些方式方法,要多動腦筋、多想辦法。

        講課沒有秘籍,關鍵就是勤學苦練。勤學,就是多學習各方面的知識,國內外的新技術、新發展,新近發生的大事,要盡快能夠融入到課堂中去,與教學內容有機融合起來??嗑?,就是要多聽每個老師講課,然后自己要試講,可以大聲講出來,效果會很好。你得下工夫、花時間去做,一心一意地去做。

        記者:您今年已經是85歲的高齡,為什么還要一直全程站立的講課?

        吳常信:當老師站在講臺上,一個是對學生的尊重,更能引起學生的注意;另外站著講聲音響亮,還能用手勢輔助一下,學生有時候打磕睡,我聲音突然提高一點,他就能聽到。

         

        “活到老、學到老、教到老”

        記者:您每年還在為研究生新生親授“科研誠信與學術規范”課程,是什么動力讓您依然執著站在講臺上講課?

        吳常信:教師不僅要“活到老、學到老”,也要“活到老、教到老”,學無止境,教也無止境。老師既要關心在讀研究生的培養也要關心研究生畢業后的提高。

        記者:您主講的《動物遺傳學》國家精品課程等眾多課程,其中《動物比較育種學》是您在多年工作積累的基礎上,給研究生開設的必修課,至今仍是國內外動物遺傳育種領域的首創課程。這門課已有20多年的歷史,而且每年都有更新內容。那么,為什么要開創這樣一門課程呢?

        吳常信:動物比較育種學是我們學校最先開這門課,有20多年了,第一次開課時教的學生現在都已經是教授了。為什么要開這么一門課?因為在教學也好,科研也好,實踐生產也好,我突然有一個想法,單一畜種的書和研究已經有很多了,但是不同畜種縱向和橫向的比較還沒有人研究,不同的畜種比較一下看,它的側重點是不一樣的。通過比較啟發學生的思路、對育種有更深入地了解,能夠獲得更多的知識。

        記者:我們在眾多的訪談資料中看到您一直在做果蠅實驗,果蠅實驗對您意味著什么呢?

        吳常信:遺傳組的果蠅實驗室是我跟吳仲賢老師的時候建立起來的,一直到現在還在做。果蠅飼養簡便,繁殖快,10天便可以繁殖一代,而雞則需要一年。果蠅有很多變異,我自己就培養出了四五十個品種,同樣方法我可以用到雞豬里頭去,所以果蠅實驗是一個導航實驗,果蠅能做出來,心里就有底了,雞或者別的畜種也能做出來,利用這簡便快捷的實驗材料,可以大大加快科研進程。

        記者:在您60多年的從教生涯中,有什么獨到的教書育人理念?

        吳常信:執教60多年,只能說是經驗可能更豐富一點,因為經驗豐富,教訓也會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我改進,做的好的地方我會做的更好,就是這樣,沒有什么獨到之處。當然講課時,我往往在潛移默化過程中教會學生“學做人”。比如說,我剛當老師不久,國家畜牧業占農業的總產值很低,也就是10%-20%左右,我國的畜牧業發展在世界上還很落后。我會告訴學生“還有很多重任需要年輕一輩去奮斗,通過我們一起努力,為國家做出應有的貢獻,我們的畜牧業一定會趕上去?!?/p>

        記者:您對青年教師有什么發展建議?

        吳常信:一步一步踏踏實實做好本職工作。同時要敢于創新,真正地動腦筋想,找出來問題,加以不斷改進完善?,F在每年都有教師基本功比賽,我都會去聽一下,青年教師通過比賽提高教學技能,互相交流學習,我覺得這個比賽很好,對青年教師的提高很有幫助。

         “最有成就感的事是學生有出息”

        記者:大學時,您遇到了兩位重要的恩師:著名動物遺傳學家、中國動物數量遺傳學科奠基人吳仲賢先生和畜牧學家、綿羊育種學家、中國家畜生態學的創始人湯逸人先生。兩位先生對您最大的影響是什么?

        吳常信:人人都有老師,大學的恩師我還是經常會想到他們。他們不僅傳授給我專業知識,更教會了我怎樣做人。沒有他們言傳身教,也沒有我們這一代,我們這一代如果做的不好,也會影響下一代,所以要一代一代傳下去。把我們的技術、業務、思想、道德都要往下傳。這是每一個老師的責任。

        記者:作為一名教師,您最有成就感的事是什么?

        吳常信:最有成就感的事是學生有出息。因為當老師培養人,學生就像是他的“產品”,培養出優質的“產品”,老師才高興,會希望他更有出息。在我的學生里頭,產生了院士、杰青、跨世紀人才等等,還有很多動物科技界的青年專家,他們有不少已是教授、研究員和博士生導師,“產品”很好,那我也就很高興了。學生成才當然要靠自身努力,但是遇到一個好老師,年輕的時候就會有一個榜樣,能夠啟發、引導學生喜歡學習,能夠動腦筋學習,能夠有創造性的發展。

        記者:您的“研究生培養中導師的責任、愛心和創新”成果2016年獲中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學會研究生教育成果一等獎,“責任、愛心和創新”,為什么是研究生導師最重要的品質?

        吳常信:責任,干一件事情總是要認真負責;愛心,作為老師對學生要有仁愛之心,要把學生看成自己孩子那樣關心他;創新,大家都那么做,你能做的效果更好一點,方式更新穎一點,那就是創新。

        記者:您是如何永遠保持一種樂觀、充滿活力的心態?

        吳常信:一是要有精神的支持,就是要有長期目標和短期目標?,F在我的目標就是趕緊把《動物比較育種學》的書寫完,要努力把這本書寫好。二是年輕的時候喜歡體育活動,打下了基礎,所以現在每天還能繼續工作。要保持生活規律,加強體育鍛煉,這樣工作起來才更有勁。

        記者:2020級新生已經入學了,請您對他們提出一些寄語。

        吳常信:同學們要把祖國和社會的需要作為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中國農大是有光榮傳統的百年老校,希望同學們珍惜學習機會,各方面都得到全面發展。

        學生眼中的良師益友

        懷著對學生由衷的愛,吳常信走過了春夏秋冬。如今, 85歲的他早已是桃李滿天下。談及導師,他的學生這樣說——

        2003年畢業的碩士蔡衛國說:三年的研究生學習,先生一直教導我們,“做人要多為他人著想;做事要認真負責;做學問要實事求是”。先生的為人處事,先生對我的教誨,已經深深地刻在我的記憶中,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先生的耐得住寂寞,終身對學問的追求。每當我面對研究困境,躁動不安的時候,先生穿著白大褂在認真數果蠅的背影就會浮現在我的腦海里,提醒我,做研究要耐得住寂寞!

        2005年畢業的博士李金泉說:一想到恩師吳先生,一位既性格謙和、平易近人、生活簡樸、公德高尚,又治學嚴謹、學識淵博、循循善誘、誨人不倦,而且公正坦誠、高風亮節、實事求是、顧全大局的學者形象便浮現在我的眼前。

        2020年畢業的碩士王玨說:您是一位慈祥的老人,經常與我們談笑風生,還總是拋出一些別出心裁的梗,逗得我們捧腹。您是一位體貼的紳士,從來不高高在上,學生每一次與您交流,您都注視著我們,認真地傾聽,進電梯時也站在一旁讓女孩子先行。您是一位有趣的智者,言語幽默開朗,性格豁達通透,您經歷了近百年的人生沉浮,那一條條額上的皺紋都鐫刻著生活的智慧。您是一位高標準嚴要求的嚴師,學生的成績不好的時候會嚴肅提醒,開題報告您直面指出問題毫不含糊,學生的答辯您也親臨現場陪伴到最后一刻,您治學嚴謹的態度讓學生受益無窮!

        記者手記

        采訪約定在當天上午9點30分,吳先生提早半小時走進辦公室,并提前3分鐘來到約定地點。他微笑著和記者打招呼、擊肘問好,一下子拉近了彼此間距離。交談中,這位已經在農大生活了半個多世紀的長者,始終帶著親切的微笑,沒有讓我們感到緊張和局促。在采訪臨近結束時,問及吳先生名字的寓意,他解釋說,常是always,總是;信是honesty,守信用;連在一起就是總要老老實實,勤勤懇懇,守信。

        名如其人,行如其人。先生踏實勤奮的經歷如一股清泉流于山澗,潤物無聲、波瀾不驚,在涓涓前行中別有一種儒雅瀟灑的氣韻和堅韌不拔的追求。與先生零距離接觸,無不感受他的魅力所在,深深被他立德樹人、默默奉獻、教育報國的精神所感動。衷心祝愿先生生命與事業之樹常青。

        (采訪記者:于哲 馬文哲 動科學院學生王潤哲 受訪者本人供圖)

        更多閱讀:吳常信院士榮獲我校首屆“立德樹人卓越成就獎”


        責任編輯:于哲
        分享到: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成长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_亚洲国产高清在线观看视频